绞胎瓷的文化价值
[作者: 管理员 2013-12-19 点击: 1568 ]

陶文化是我国传统的文化艺术种类之一,其悠久的中国特色渊源可溯至远古时代。中国古代传说中人类始祖“女娲”,以泥土为人形,注入气息而有灵性,于是,人类有了世代生息,脉脉相承。用火炼石以为五彩而补苍穹,使之通融,园满。天地之中,五行运转,以水和土为泥,以利金修琢成器,以木取火冶炼至化境而为陶瓷。此天地造化、人之功也。天、地、人有机结合,同体、同根,有了不解之缘。泥土最初的“陶化”,意味着人类对火的创造契机的第一次把握:粘土从表层形态到微观结构的质变,标志着人工合成材料的最初创造。火,从此成为人类创造力的延伸,谈论陶瓷烧造,人们因此爱说“火的洗礼”。所谓“火的洗礼”是由火候、火焰作用于泥料来兑现的。中国古代把天、地、人列为“三才”。这种思想早在商代《尚书?秦誓》中就记述:“惟天地,万物父母,惟人,万物之灵。”天、地、人互为生化,互为依存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种远源文化开启了人类文明智慧之门,成为人类文明的承启点,演化出了华夏历史文明,陶瓷文化的漫漫长河。

陶是世界性的,而瓷器则独属中国。在很大程度上,瓷器的发明和发展,是对中国文化精神和审美理想的一个绝妙象征物的感性追摹;以至于其本身,也成了中国文化精神和审美理想的一个象征体。那个被追摹的绝妙象征物就是玉,或准确些说是“玉的精神”,即附于玉的感性品质的社会意识和文化理想。唐宋时的越窑仿玉器,长沙窑仿金银器,宋代焦作当阳峪窑的绞胎瓷就是仿漆器当中的一个独特品种(仿犀皮漆器)。当时这种工艺广为流传,犀皮花纹由不同颜色的类漆层构成,绞胎纹理如云片、团花、鱼鳞等自然流畅,引人入胜。

宇宙的运动,天体的规律运行,在中国古代人们真正对人体,生命的宇宙观认识。中国传统道家思想体系,深深影响着中国各种文化艺术及人类文明的传承,黑格尔早有指出:“最接近艺术而比艺术高一级的领域就是宗教”,中国当阳峪绞胎艺术瓷文化也同样有着其深层文化根源的贯穿因素,在华夏大地孕育而生,白泥与黑泥两种颜色的瓷土,互相揉合,互为生化,在机轮运转带动下,在无穷无尽的运动运行之中,产生各种生动形象的山水、花卉、人物、鸟兽、虫鱼及日、月、星、辰等万物,其神韵自然,无雕琢迹象,无造作而浑然天成,谓“造化”。这种艺术思想境界,贯穿了中国道家文化思想的太极之理,黑白二泥,阴阳二气,互为互动不断演化,产生了万事万物。有意无意之间,造化着万物的生趣。创作中求自然、求真趣,返璞归真的道家思想境界,即在此充分得以体现。也是艺术家不断追求完美人格,净化心灵,达到一种纯真自然超脱的艺术境界。这种脱俗飘逸的人格美,也是人们寄托思想情感和审美情趣以及对人生真谛不断探索。启悟先天之灵性而大智大慧,先觉于天地万物之理。世界万物,天地之间是一个非常繁荣丰富多彩的美妙图画,多彩的世界。

绞胎艺术瓷黑与白为两极色,除此之外,更高层次的认识,有着更大范围的运动规律。红、黄、兰三原色不断融合,生化而成赤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兰、紫,七彩色调。然后再不断融合,不断生化,赋予万物以更加绚丽的色彩。绞胎艺术瓷,除了用两种色泥相间揉合生化之外,同样可以用多彩的色泥,互相揉合、谐调、运动中而呈现出各种图画、形象、自然生动,天然无琢。其妙趣旨在天真,意境深运,深得中国传统书画之妙意。绞胎艺术瓷的这种迁想妙得,师法自然之灵机,造就了当代当阳峪绞胎瓷艺术的稀世珍品,堪称国宝。这种黑与白、红黄兰等多彩溶会,加之土火的有机结合,熔炼冶化至纯青之境,而后至化境,化生而成的山川、河流、人物、鸟兽,这便是当阳峪绞胎艺术的真正魅力之所在。



上一条: 绞胎瓷的历史
下一条: 绞胎陶瓷 - 百度百科
版权所有 20013-2015 焦作市福盛坊绞胎瓷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 管理网站
豫ICP备15008122号-1